同志故事 他和他的爱情 冬鱼之恋

彬卅2013-7-1220:46:36杂谈 1条评论4930次阅读
同志故事 他和他的爱情 冬鱼之恋

 

看过不少同志小说和真实的同志故事了,每次都会为他们的故事所感动,似乎艰辛,苦难,幸福,性欲,分离是同志小说和故事经久不变的定律,虽说看多了会变得伤感,但总期待着有一部可以让自己会心一笑的故事。

 

今天的这两位主人公,冬和鱼,是我们现实生活中的真人真事,也许很多朋友都认识他们,知道他们的故事。我也是比较早就知道他们了,记得那应该是10年或者11年的时候,看到他们的故事很感动,非常羡慕他们彼此能有一个如此爱的人,并且能走这么久。也很喜欢他们,不仅因为两人都很帅,更多的是因为他们给我的感觉,平淡中的幸福,没有很高调,没有很做作!

只是好景不长,当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,他们已经分手了,按时间来算他们在一起应该有5年左右了吧,旁人的惋惜是无济于事的,只能默默的祝福他们各自找到自己的幸福!这是冬曾经让我做的一个他们四周年纪念写真的影集,并把它们的故事分享给大家,一句老生常谈的话“不在乎天长地久,只在乎曾经拥有”,自己曾经幸福过,那就足够了!

 

 

在我的世界他是我心中的一颗冬青树

在他的世界我是他心中的一条无尾鱼

我给他取了一个代码1220

他给我取了一个代码0301

这是我们彼此间的生日代码

双鱼与射手的结合

每晚我们互相间会说上一句“晚安”

Wanan,我爱你爱你

时常会相互看着对方的脸蛋说上一句“你老了”

傻傻的笑了笑,因为不再年轻所以彼此珍惜

有时会询问对方的往事

只想和他曾经的人做做对比

恩爱、吵嘴、艰辛、打架、分离、感触、感动、合好,我们的爱还在进行中......

 

爱情,每个人都是自己的感觉,有句成语这样写道“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”!

记忆中我和冬相识的那日,是在我退伍之后第四次去gay吧的日子,和刚认识不久的“兄弟”坐在酒吧的卡位,我的位置刚好可以望着大门,来来去去的人群,我总会不经意的瞧上一眼,秀色可餐罢了,看看也能管饱。酒吧放着一首《I Believe I Can Fly》的歌曲,大门打开,在温暖色的灯光下,我的眼神定格,一种用言语无法表达的心动,浅笑中带着一个迷人的酒窝,随着步伐前进飘逸着的围巾,高大壮硕的体型。这一个貌似自己的鼻尖都弥漫着他的体香,这时他的双眼也望了过来,两眼相对,我仿佛犹如火山爆发,岩浆从心脏的根部喷射至头的顶端,脸蛋那时觉得火热无比,为了避免尴尬,装作若无其事的转头和身边的兄弟“凡”说话,这时我才知道原来还有一双眼睛注视着他。摇摇头,理性的告知自己清醒下,丝丝心动并不代表爱。在和凡说话刹那间,我能看出他也心动了,我笑了笑,瞬间调整好自己的心态。凡突然问了一句“刚才进来的人怎么样?”我顿了顿,“不错,蛮帅的!”凡“我喜欢他,怎么办怎么办!”突然看见他小女人的姿态,我笑了!第一次头脑发热的说了声“我帮你去给他说。”不知道哪个时候到底是中了什么毒,会说出那样的话,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内向的人,从未主动,属于被动主义者,我的第一次搭讪献给了他,而且搭讪也不是为了自己!我可能有病吧!我转头过去,看见他正在吧台,我起身走了过去,突然手搭在了他的肩上“帅哥,我有朋友喜欢你!”指了指卡位上的凡,他愣了一下,挣开了我的手臂,说了一个字“哦!”我顿时尴尬无比,我内心给自己一个词语“白痴”,然后走回到座位上,对着凡说道“你自己去吧,我已经说了。”凡的性格相对而言是开朗活泼的,脸蛋带着他那迷死人的微笑,走了过去。我自个坐在沙发上听着音乐喝着小酒,把刚才的尴尬抛之脑后,出来玩是为了轻松,不想给自己带来过多的烦恼,转头看向凡与他的所在之处,看着他们谈的津津有味。我无奈的笑了笑,看了看表,时间不早了,也得回去了,发了条短信给凡,我默默起身走出大门。

走在大街上,看着喧闹的人群,不停过往的车辆,我的内心很静,外界的一切喧哗侵蚀不了我那颗平静的心,打了一辆的士,独自坐在后位,对司机说了回家的地点,脑中不断回想着退伍后的一切一切:当兵第二年开始借着网络接触这个对自己还很陌生的圈子,现在的我给十九岁时的我评价是年少轻狂,不知所谓!那是自己的足迹遍布军警论坛,由于长相还算过得去吧,不久便认识了自己的第一个朋友“羊”,他的体贴温柔让未经人事的我陷入了所谓爱情漩涡,我的初恋正式来临,每天他的电话和视频聊天,让我内心塞满了爱情的滋润和及很大的满足!第一次和羊见面让我着实的激动不已,很多激情片段不停的在脑海中浮现,我想每个人的第一次都会有这样乱七八糟的想法吧,我也一样。那天夜晚,我把自己献给了他,那种感觉很美妙吧,没有安全套的保护,最后到厕所排出那玩意的时候很纳闷!就这样,我们真正的确认了关系,羊每个月差不多要到我这里一两次,每次都在军区招待所居住,连服务员都和他熟了,下班赶飞机,上班赶飞机。记得他带着我买了颗白金戒指之后在招待所房间跪着向我求婚,最后把戒指戴到我手上的刹那间现在每每想起都觉得很感动。因为部队不能戴饰品,戒指只能挂在脖子上,最后体能训练跑五公里的时候掉了,抱歉!羊。

退伍之后,一切安置问题解决后,羊给我定好去他那里的机票,在他那里悠闲的度过了一个星期,再次回到熟悉的城市,此刻突然想到羊曾问过我的一句话“你当时是不是真的第一次,怎么你不痛呢?”这句话当时把我可郁闷惨了,我破口大骂几句,有句俗话这样说道“没看过猪,总吃过猪肉吧!”我没做过爱,难道没看过三级片?不多想了,爱咋咋地,反正就那个样!退伍回来之后,因为想更多的去了解和接触这个圈子,所以不停的在网络上查询这类酒吧的信息,哎,好奇害死猫!人的好奇心就这样,喜欢探索未知刺激的东西!最后终于让我如愿以偿的找到这类酒吧。第一次去酒吧,一个人点了几瓶百威,坐在高凳上,由于不是双休日,人不是很多,和酒吧的外联聊着天,是一名女同,他的和蔼让我感觉不再那么紧张,慢慢另外一名男同外联也过来和我聊着天,最后老板也过来,就这样聊着聊着大家都相互熟悉了一点,最后留了那个男同外联的电话,让我下次来玩,我知道了他的名字“凯”,看了看时间不早了,心满意足的回家。

第二次去酒吧认识了我同志旅程的第二人。来到酒吧,双休日来了很多人,凯安排我和两个不相识的人坐在一起,桌上放着三打啤酒,我们各自买了一打,由于相互都不认识,都在各自玩着自己的手机,酒吧放着喧闹的音乐,人群在舞池中扭动着,雷射灯的五彩光线不停的闪烁着,在这样的环境下,我们三人也按耐不住寂寞,彼此间相互介绍着,边喝小酒,边聊着。就这样我和我身边的他开始有点暧昧,我知道了他的名字“强”。记忆中强在我脑海中占得比例不是太多,和他发生关系也不知道是曾几何时了!或许在当天,或许在第二天,总之记忆很模糊。大多数的人,都经受不了哪怕一丁点的诱惑!内心的空虚时可怕的,怎样把持住得看定力。走错一步路,再痛苦自责都无济于事,因为已经成为过去时而无法再拥有。羊,对不起!除了这三个字外,我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。第三次去酒吧,通过强认识了凡,朋友的朋友,一群人坐在一起喧闹着,用凡的话说“在那一天,你的沉默寡言让我想到我不可能和你会成为朋友”,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是很微妙的,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和凡变成朋友,他很开放,让我觉得无法接受!在我的相处之道中有一条定义“孤僻的人身边总会有活泼的朋友,活泼的人身边总会有一两位少言的知己!”和凡认识之后,我俩经常混在一起,这种感觉很奇怪,像姐妹?像兄弟?说不清!

从回忆中清醒过来,看着车窗外,想起了刚才在酒吧里看见他那时的冲动,我到底是怎么了!我还是原来的那个我妈?人可能会在成长中改变,但是心中的那一片净土还能保留吗?突然想到在部队中和战友的一次聊天:我问“你谈了五个女友,不怕被拆穿?”战友回答“多方面投资,看谁好最后选择谁,如果被拆穿,到时再说吧!”人啊,贪婪到总是无法满足!下车之后回家洗澡便上床睡觉了,没再多想了。

第二天,我接到了凡的电话,才知道他叫冬,也是刚退伍回来的。凡说已经搞定,总算有朋友了,我只能心里默默祝福吧!就这样我和强还有凡和冬四人经常出没在酒吧,玩在了一起。在这时,我仍然用谎言欺骗羊,只能说抱歉了。好景不长,在一个月之后,我和冬都接到了武装部的通知,需要到军地两用人才培训中心进行培训,冬是空军后勤,我是陆军后勤,他被告知是第一批培训,我在他后面。在他培训的这段期间,他时不时打电话给我,唠叨着培训中心的一切事情,我也静静地听着,有时耍耍小暧昧。他培训回来之后,我去了培训基地,在我培训结束的那天,冬打电话来说他家离培训基地很近,请我去他家玩,那刻的心情很复杂,激动?纠结?平淡?无法描述!鬼使神差的到了他家之后,和他的父母一起吃饭,聊天,后来坐在他旁边看他玩电脑,谈天说地聊游戏。就这样,时间很快到了午夜,他说他要睡觉了,我尴尬的脱了外面的衣服和裤子,迅速躺倒床上,灯关了,屋里一片漆黑,安静的房间只能听见我和他的呼吸声,随着莫名的情绪,心脏正在加速跳动,被子因为急促的心跳而微微颤动!我俩的头一左一右,房间里静的可怕,我都不敢有一丝移动,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赶快入睡,这时冬突然一个大翻身,我的心扑通一下跳的更厉害了,他那带着阳刚的气息微微掠过我的后颈,经过我敏感的耳畔,来到我的鼻尖两侧,我只觉得我全身不停的发热,手掌中的汗不停的冒出,一个词形容当时的我“燥热”,我更不敢有一丝动静,只是期望天赶快亮起来,摆脱这忐忑的一夜!冬这时又微微侧转了一下身体,我想这丫的恐怕也睡不着吧!他时不时的翻身,让我心情无法平静,睡意全无!后来一个我一个大转身,左手一下搭在了他的胸前,脑中一片空白,俩人急促的喘息,一秒,两秒......时间就这样走着,我俩谁也没说话。冬突然把脸转向我,嘴唇轻轻地靠了过来,我闭上了眼睛,水火交融,沸腾了!......激情过后总得面对现实,冬把房间灯打开,我俩对视着彼此,我问了一句“怎么办?”冬沉默。事情已经发生,我心里很不安。冬这时开口“在酒吧第一眼看到你,我就喜欢上你了!和凡在一起只是为了能接近你,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脑海中都是你的身影!”我点上一根烟,轻轻地吸了一口,换换的吐出,平静了一下气息“在我第一眼看见你时,我想我也喜欢上你了!”我俩看着对方傻傻一笑。爱情来临之时,爱神射错了手中的箭,但他知道最终我们会在一起,这么安排,也许是为了阴差阳错促成我们,一切自有天意吧!爱情,不要用佛家的慈悲之心去对待,他就是一场战争,激烈,残酷,没有所谓的公平,不是你笑,就是我伤,没有共赢!我心想,我们这就是所谓的地下情吗?天啊,我现在脚踏三条船,怎么办?!一切既然都发生了,爱情来了谁也挡不住,船到桥头自然直吧!我说“强那里我会找个时间说清楚的。”冬“凡那里到时候看吧,反正我也不喜欢他!”在那个夜晚,我俩谈了很久,好像两个多年没见过的兄弟,房间里回荡着我俩的谈话嬉笑声。夜已深,相拥而眠。

现在回想起来,这丫的勾人还蛮有自己的一套方法!我这条鱼就被他这样不知不觉的钓上钩了,拥有了一次自己真正的爱情。

未完待续......

 

 

更多同志故事 关注彬卅博客 同志博客

评论列表  1条
他们分手了
2015-08-04 15:58  回复